. 国际民航研究报告:全球60%商务旅行收入蒸发,中国民航业率先触底反弹 | Meetings Conventions China

国际民航研究报告:全球60%商务旅行收入蒸发,中国民航业率先触底反弹

44933-1

新冠疫情持续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蔓延到了世界各个角落,病例遍及191个国家和地区,累计死亡病例突破200万例。疫情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经济影响,给航空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全球航空数据公司Cirium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航空客运量相比2019年下降了67%,回到了1999年的水平。国际航协预测,2020年客运收入跌至1910亿美元,不到2019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2021新年开启,疫情仍在持续。全球航空业复苏之路漫长而艰难,未来航空业将会发生结构性的转变。

航空业较低的收入意味着根本性的改变

国际航协通过计算得出,2021年全球航空公司亏损仍将持续,估算收入将是2019年的一半左右。这给航空业带来的不只是渐进式改变,而是根本性衰退,航空业要面对行业结构的某些根本性变化:航空运输业的规模将缩小;许多航空公司已经萎缩,它们将继续萎缩;航空公司合并或退出市场是不可避免的。成本会成为真正的王者。

随着第二波和第三波病毒大流行,欧洲和美国遭受重创,航空业正进入另一个不确定的复苏期。国际运输的恢复取决于边境开放和旅客信心的恢复,至少未来一年内国际运输的进展不会太乐观。

商务旅行萎缩严重影响远程运输模式

自航空业诞生以来,商务旅行和高端旅行一直是长途飞行的基础,是全服务航司最为重要的利润收入来源。疫情导致商务旅行收入的损失和边境开放的不确定性,远程运输形势尤其严峻。就2021年而言,专业人士普遍认为,商务旅行很难回到2019年水平的40%,也就是说,60%的商务旅行收入蒸发。换句话说,商务旅行量的损失破坏了远程运输的模式。

北大西洋航线受商务旅行损失影响最大。北大西洋航线被认为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国际市场,商务交通量占比非常高。该市场的航线以枢纽-枢纽为主,投入了大量的宽体飞机。未来几年这些明显特征将会发生变化。目前美国航空公司在北大西洋市场的两端,使用窄体飞机的小型登机口的比例越来越高,这将促使市场的转型,并对机场产生重大影响。欧洲航空公司对北大西洋航线的依赖程度最大,而且他们没有像美国的航空公司可以依赖的国内市场。飞越北大西洋的欧洲航空公司的实际总收入中,约有四分之一来自北大西洋市场,因此他们面临的风险最大。

新型远程窄体机或成洲际航线新宠

航空公司机队所选择的飞机种类也会因疫情后客源的变化而调整。在疫情这一年中,宽体客机遭受到了最为巨大的影响,如英航、澳洲航空纷纷永久停飞了波音747,达美永久性提前退役了机队中所有波音777机型。目前全球仍在飞行中的宽体机数量不足疫情前的三分之一。波音计划2021年进一步削减已经减少的波音787飞机生产计划,2022年停止制造其标志性的波音747。

未来,面对需求的减少,运营成本更低、航程更远的新型窄体机或成为市场的新宠。波音和空客在近些年纷纷推出了诸如737MAX以及A321XLR系列的超远航程窄体机。这一类在成熟机型基础上改良的超远航程窄体机以其维护和运营成本低、机组机型转换成本低、对机场跑道的硬件要求低等优势,为很多中小航司以及客源不足以支持宽体机运营的洲际点对点直飞市场带来了新机遇。

低成本航空迎来市场份额增长机遇

由于对商务客源的依赖度低,低成本航司们所受到的疫情影响和冲击更小。面对客运市场的萎缩,降成本成为了航空业生存的关键,因此低成本航司的经营模式更能契合疫情后的市场环境。2020年,低成本航空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占有率高达35.2%,增长了约4%。美国低成本航空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了4.5%,欧洲低成本航空市场份额也增长了近2%。

这些年,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全球市场份额一直在快速增长。疫情前,低成本航空的模式已经开始在世界各地成为航空大众化的主力。疫情出现所导致的商务市场冲击,无疑会加强这一市场趋势。

COVID-19加速了中国作为航空主导力量的崛起

中国作为航空主导力量的崛起仍在继续。中国国内市场复苏引领全球。由于中国疫情防控措施得力有效,中国民航业在全球率先触底反弹,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行业生产运输规模稳健回升。2020年11月,中国民航国内航线运输总周转量、旅客运输量、货邮运输量分别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93.5%、93.8%、94.0%,各项指标恢复程度全球领先。中国国内运输量已经超过美国。同时,在中国政府持续推进民航高水平对外开放等政策的支持下,中国的国际航空运输市场也将有序恢复。

相比之下,随着新一轮病毒感染浪潮的席卷而来,美国可能会在2021年全年陷入低迷,然后在2022年开始复苏。美国国内市场要从目前不到2019年50%的水平的基础上恢复过来,还需要很长时间。

接受严酷的现实,学会和病毒共存

在这次重新调整和重组过程中,航空业必须认识到,新冠病毒不会像奇迹一样消失,新的增长平台面临着严峻的形势,航空业需要以全新的态度重新适应这种新的形势。

国际全面开放的步伐非常缓慢。国际航空运输服务的复苏需要在国家层面有所突破。疫苗从研制到根除疾病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例如在研制出疫苗之后,到根除小儿麻痹症花费了20年的时间,不过这次有望更快地实现。疫苗研制出之后,分发疫苗也面临着重大的后勤、政治和财政的障碍,而且要在全球范围内分发疫苗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除非每个人都接种疫苗,否则开拓国际市场仍然非常困难。在几十亿人接种疫苗之前,边境局势仍然不确定。

国际合作至关重要。普遍测试、追踪、标准的统一性和多边合作对于国际航空运输是至关重要的,这将是重新开放边境的首要条件。国际合作将是关键性的。过去一年中,各国政府推出了应对危机的多项举措。但在应对危机、或如何促进大众出行重启方面,到目前为止,国际社会还没有足够多的合作,所以现在航空业的处境并不乐观。

节选自《国际民航研究报告》2021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