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伊始,从国央企差旅管理看中国TMC将如何发展 | Meetings Conventions China

新年伊始,从国央企差旅管理看中国TMC将如何发展

国央企作为推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较早便围绕行业需求,开展了多种互联网商务模式的尝试和探索。而商旅出行作为极为重要且典型的商务模式之一,高居企业运转开支的第二位,约占企业运营成本的三分之一。

国央企商旅消费大约占据整体差旅市场交易规模的三分之一,预计未来至少有超过700亿元的商旅市场份额将来自国央企。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黑天鹅”对经济形势的冲击,却使得规模持续扩大的国央企商旅事业也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挑战。作为“国际化”与“互联网+”双重浪潮下的杰出产物,同时又是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商旅管理在疫情风波之后的发展究竟该何去何从,成为了当前行业热议的话题之一,对于此,携程商旅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回溯国央企商旅“精细化”改革,全面接入差旅管理势在必行

自2012年底“八项规定”被正式提出,商务差旅行为便逐步受到关注,以此,以携程为代表的中国本土TMC商旅管理服务商如雨后春笋相继涌出,这种系统化的商旅管理模式也逐渐被国内企业接受。随后,受到差旅系统化模式的启迪,部分国央企也开始初步建立财务共服务系统以实现差旅费用的线上报销,然而差旅管理不完善、结算模式固化、产品资源有限等问题却无法得到实质性解决。

回溯近十年的国央企商旅发展,先后经过“一带一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政治经济新举措,国央企商旅市场的管理模式也在逐步更新迭代,日益强化的国央企差旅管理意识以及长期以往在管理管控工作上暴露出的管理痛点。

实践出真知,随着长久以往的国央企差旅管理运作,无论是集团层面的差旅业务审计不透明,企业差旅成本高居不下,集采和管理过程繁杂等因素,抑或是员工角度的出行体验差,自行垫付费用回转手续冗长,行程变化无法及时应对等场景,都成为了国央企在优化差旅管理时务必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而明确的核心处理痛点也使得国央企差旅行业管理的革新突破口逐步凸显。近年来,以华润、国网、航天科技为国央企商旅管理优化的先行代表,始终在积极探索新的商旅发展模式,用丰富的“实战经验”,与国内领先的TMC服务商携程商旅联手打造出一批具有代表性和规模的国央企差旅管理平台,紧贴“互联网+”战略为集团员工提供一站式商旅解决方案。

当前,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央企开始推行“一站式商旅解决方案”,这种“降本增效”的商旅管理模式在中国市场进入了快速发展期,企业全面引入差旅管理也势在必行。

依托“一流三力”构建护城河,携程商旅为优质差旅保驾护航

2020年的疫情黑天鹅让TMC行业经历了一轮新的洗牌,上半年我国旅游出行相关企业注销、吊销数多达4.9万家,目前保留下来的都是现金流和技术背景相对有保障的公司。而动辄数万人的国央企集团,对商旅管理服务商的要求远不止强有力的现金流支持和成熟完善的管理模式,及时高效的服务能力,对集团内部多系统、多产品的延展拓展力,全域全方位协作能力等都是亟需。

在目前的97家国央企中,有40余家选择携程商旅作为商旅管理服务商。经过近20年的持续深耕,携程商旅构建了夯实稳固的“一流三力”(即健康的现金流,行业前沿的技术力、服务力、产品力)为企业差旅出行提供优质的服务,以不断推动中国商旅业的发展和革新。

此外,结合当前国央企商旅发展的生态需要,携程商旅于“2020国央企商旅管理创新峰会”上发布针对国央企服务的“One Plus” 综合解决方案,以打造“一体多维全域融合”的TMC和国央企的“商旅命运共同体”,传递携程商旅所倡导的“TMC不仅仅是产品资源和综合服务的提供商,也不是在线服务软件的售卖方,更不会设立单一服务商的接入壁垒,而是以技术为驱动,和国央企共建共生”的美好愿景。

携程商旅始终坚信,TMC和国央企不仅仅是服务商与客户的关系,更不应是竞争者的关系,着眼长远,TMC和国央企更是商旅行业里的“同行者”,后疫情时期企业转型之路上的“商旅命运共同体”。以“One Plus” 综合解决方案出发,从华润、国网、航天科技等国央企企业的商旅发展现状再获启迪,以“共生”的胸怀打造行业发展新标杆。

共生,是面临挑战协同共进的胸怀,是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开放,是拥有打造行业新标杆的能力,是具有创造行业新生态的远见。未来在双循环格局下,携程商旅将助力国央企等国民经济的中流砥柱,以“商旅”为突破口,以技术为驱动,打造 “防风险、提效率、省成本”的新型管理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