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尔顿全球:会展市场年均增长速度11%,中国二三线市场潜力看好 | Meetings Conventions China

希尔顿全球:会展市场年均增长速度11%,中国二三线市场潜力看好

希尔顿全球2016大中华区巡展近日在上海外滩华尔道夫酒店举办。本届巡展共计有56家国内酒店和90家国际酒店参与,吸引了2500多位客户,是希尔顿全球在内地的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巡展。在本届巡展上,希尔顿全球大中华及蒙古区高级营运副总裁麦金信(Bruce Mckenzie)先生、希尔顿全球亚太区销售副总裁Rupert Hallam先生及希尔顿全球大中华及蒙古区销售副总裁朱睿民先生接受了本刊记者专访。

Q:希尔顿全球未来5年在大中华区的扩张计划是怎样的?

麦金信(Bruce McKenzie):增长是中国非常独特的主题,截止到2015年12月31日,希尔顿全球在大中华区共开了71家酒店。未来5年,我们在亚洲地区筹备开业酒店的数量为266家,而大中华区就占到205家,这体现出了中国市场对于希尔顿全球的重要意义。1988年希尔顿全球进入中国,第一家希尔顿酒店在上海开业,28年来我们在大中华区已有71家涵盖六个品牌的酒店,包括华尔道夫、希尔顿逸林酒店及度假村、康莱德酒店及度假村、希尔顿酒店及度假村、希尔顿花园酒店、希尔顿欢朋酒店。2014年我们和铂涛集团合作签署协议,将希尔顿欢朋品牌引入中国。2016年在中国将有更多的希尔顿欢朋酒店开业,希尔顿全球将携手铂涛集团将希尔顿欢朋品牌大规模引入中国。2016年希尔顿全球在中国将实现有史以来最快的发展。

朱睿民:希尔顿全球在不断增加我们酒店的城市覆盖率。两年前,我们在大中华区27个城市拥有43家酒店,去年年底扩大至42个城市71家酒店。近年来,我们也进驻了许多新的城市目的地,比如去年我们在成都开了第一家成都希尔顿酒店;苏州希尔顿逸林酒店将在今年4月开业;今年在济南、烟台都会有当地的第一家希尔顿全球旗下的酒店开业。我们希望在合适的城市寻求合适的机会,丰富品牌,把城市覆盖做得更加好,从而给予我们客户更多的选择。

Q:十三五规划的开局带来的所谓"新常态"具体"新"在哪里?

朱睿民: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从7%放缓到6.5%甚至更低,但是实际上经济还是在增长。中国本身的市场体量非常大,在如此体量下的6%-7%的增长已经非常惊人了。首先从消费市场来说,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出境消费市场都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最新数据表明,2015年中国境外消费总价值为2150亿美金,位居全球第一;去年共计1.2亿人次出境旅游,整个国内旅游状态也增长非常快,这些都是新常态下一个非常明显的机会点,酒店业应该认真去把握。第二,传统业务方面也存在增长点,例如企业差旅、会议方面。有些行业在新常态下发展更快,比如教育、养老、健康、电子竞技游戏类等。这些行业在MICE领域会有很多机会点。虽然现在国内差旅消费的价格还不算高,但是我们明显看到这个发展趋势在往上走,量价也都在上涨。因此,在新常态下面我们还是看到这个行业有持续发展的潜力。

Q:希尔顿全球目前在亚太地区的会议市场发展情况怎么样? 

Rupert Hallam:会议市场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小型的会议需求,通常在酒店以每个月打包价的形式销售,包括租用房间的费用、配套的下午茶等。另一部分是大型的会展活动以及奖励旅游。会议市场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它能够起到一个带动作用,而不仅仅是售出客房。另外,在会展方面我们也在不断进行创新,为客户提供更先进的视频、音频设备,很多酒店在新技术方面都有大量投入。

朱睿民:我们的会展市场目前正以年均11%的速度递增。现在整个中国的会展行业的价值已经达到了3200亿美金的体量,我们不仅仅在一线城市的酒店当中开设会议室的空间,在二三线城市酒店筹备开业也会特别考虑把会议室的功能区间规划进去。中国内地会议市场的发展趋势之一是小型会议需求越来越多、会议预订周期越来越短,有时候甚至这个月开会这个月才做预订。为了更好地满足中国会议市场的需求,我们会给客户提供灵活性很强的方案,并进一步简化签约流程。如今越来越多城市和地区开始兴建国际会展中心,在内地召开的会展活动越来越多,这些都是"供给侧"的表现。酒店业便要抓准机会点,针对MICE客户的需求做出更多努力。另一大趋势是MICE行业的数字化,因此我们也开始更多地寻求与线上合作伙伴的接触和合作。他们通常能够更加迅速地覆盖到更为广泛的群体,相比传统的销售渠道也更加灵活,基于与他们的合作,我们得以短平快地接触到更多东西,从而尽快提升自身业务,这也是一大机会点。

Q:二三线城市市场会议市场的情况和北上广相比有什么差别? 

朱睿民:大城市里国际性企业的大活动(例如年会)比较多,而二三线城市中更多的是一些大公司的区域性活动,规模可能不是那么大,而且形式比较多样,包括客户的培训、内部员工的培训、新产品的发布上市、当地客户的答谢会等等。就消费水准而言,一线城市相对来说比较标准化,我们通常会签一个框架协议,具体项目都在这个框架中操作;而二三线城市的MICE项目通常需要一单一单谈,操作难度相应也会更大,不同项目之间的消费水准相差可能很大。通常为企业更愿意在为客户举办的活动上花钱,而自己内部的会议活动则相对节约一些。